RELATEED CONSULTING
相关咨询
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
服务时间:8:30-18:00
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
关闭右侧工具栏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高僧大德 > 高僧大德

一代高僧普钦法师:刺血书经卷 悬壶济众生

时间:2017-07-11 11:07:18  来源:  作者:王治平      阅读量:1039

2ec000006749c950f423.gif



普钦(1905―1960),法号佛圆,愿名大觉。清光绪乙巳年八月二十七日生于四川隆昌县盘龙镇。俗姓潘氏,父讳朝岳三世为秀才,世居盘龙镇。



2ebf0000688076295c0e.jpg
普钦法师


师以宿愿,生而厌离尘俗,志求解脱。年十七,即背家私逃,至峨眉山雷音寺,依大明和尚出家。明年至新都宝光寺,从贯一律师受具足戒。出家后一意以出离生死为志,不习经忏,不学唱念,专事修持。自思三世诸佛,咸从苦行而入,若不以苦行为资粮,何能净除累世业障。于是决意先以苦行为基,大悲为愿,期结菩提之果。又念《法华经》云:「燃香一炷,宿业俱消。」又云:「刺血为墨,析骨为笔,书写经典。」遂发心每月以身肉燃香若干炷,燃灯若干盏。以此功德,上供十方如来,下济六道众生。每日礼拜大乘方广等经典,以消夙业。并舌净血,书写经典。数年间,共礼《药师经》七部,《法华》、《金刚》、《心经》、《圆觉》、《楞伽》、《弥陀》等经典若干部,身肉燃灯百余盏,燃香百余炷。刺舌净血写《法华经》三部,《大弥陀经》一部,《小弥陀经》一部,《金刚》、《圆觉》、《心经》、《楞伽》等经若干部,《普贤行愿品》三卷。民国十六年(1927),师以数年苦行,色身毁损太过,体力难支,至成都就医。时圣钦老和尚掌四川佛教会,以师青年励志,为法忘躯,聘师为四川佛教会书记,俾养弱疾。待师疾稍瘳,觉色力渐复,复发心行足,北朝五台,礼觐文殊。同行道伴二人,皆青年释子。途中逢一女,手持一布袋,来请皈依。师为说三皈依,授名通诚。此女复求同行,北礼五台,沿途随师跬步不离,夜间竟欲与师同室。师窘曰:「通诚,男女有别,汝不可如此。」女笑曰:「男女相空师何不明耶?」师不已,复欲私遁,女辄先觉曰:「佛不舍众生,师亦不可舍我。」同行二僧皆匿笑不已。至五台,师绐之曰:「汝可于此待我,我尚有它事,须往处理,返时并偕汝登山。」女复笑曰:「师释子何诳语耶?师殆将弃我而去矣。」师见女如此,更百计求离。至南台,师睹女未觉,疾趋而去,女竟不知。夜宿东台,师方欣得离此女,午夜忽闻室扉呀然而开,师起视,女已入室。师大惊曰:「通诚汝又来耶。」女笑曰:「师视我果通诚否?」言讫,从布袋中,倒出一狮子,金毛灿烂,女化文殊,乘狮子背,妙相庄严,腾空而去。师惊起顶礼,速呼曰:「文殊菩萨,文殊菩萨!」忽如梦觉,自是不再复睹通诚矣。

师返成都后得方德三居士之助,远足江南,朝九华,礼普陀,拜阿育王舍利塔于宁波,并于双臂燃灯以供舍利。复燃一指,上供三宝。至宁波观宗寺,从谛闲和尚学天台四教。时太虚法师以师精进为道,勇猛苦行,知为法器,特加优礼,深致器重。闽南佛学院卒业后,参虚云老和尚于鼓山。旋返上海,住锡龙华寺,拟刺净血书《华严经》。太虚大师以《华严经》八十一卷,都一百六十余万言。往哲为书此经,未竟而卒者,不知凡几。师频年苦行,身羸体弱,恐非色力所能胜任。屡劝师勿为此举,致戕色身。然师以夙愿故,誓书此经,纵以此丧生,亦不稍悔。复发心每月于身燃灯若干,以供三宝,并于头顶燃一智灯,灯炷粗如酒杯,约二小时许,顶肉焦烂,深入见骨,而师次日,法体竟无恙。


02.jpg
普钦法师血书楼阁陀罗尼



时上海马宝森、王一亭等,闻师欲血书《华严经》,道缘未具皆来供养,愿供师上好宣纸,俾早完夙愿。慈筏老和尚愿为师护关写经。师闻甚喜,为报佛恩,复于身燃香若干炷,燃灯若干盏,以为供养。及纸张送来,质甚下劣。师拣纸悲泣,自念今生道缘未具,皆由障深业重故,决意舍身以供三宝,俾消宿业,更于佛前发十大宏愿,复为偈曰:「如来出世我沉沦,如来灭后我为人,今将生命供三宝,为证菩提度众生。」定佛诞日于龙华寺大殿,燃心供佛,舍此生命,以作供养。

是日晚,师作一灯炷,大如茶碗口,共灯芯草一千余茎,将胸前肉割开,安灯炷于内,以面作墙,圈于四周。师仰卧于龙华寺大殿供台上,胸前灌满香油,燃心供养三宝。时灯焰高四尺许,通宵续明,龙华大殿,亮如白昼,观者骇然,共叹希有。次晨灯熄,弟子等往视,师已死于台上,急延医救治。医至,见师胸前肉已烧尽,五脏洞然。曰:火毒攻心,尚无可治,何况此状,我实乏回天之术。拒不为治。弟子等坚求不已。医曰:若此人犹能回生,我亦信三宝之力,不可思议,愿皈依彼,永为弟子矣。(后此医者果皈依师)遂勉为医疗。四日后,师竟复苏。

其后,马宝森、王一亭诸居士,将纸送来,师即择吉于龙华寺闭关,血书《华严经》矣。时马宝森母患病甚危,师于关中闻讯,即割臂肉一块,以法加持,送至马府。师在成都亦曾三次割身肉与病者,食者宿疾皆愈。

上海法租界亚东旅馆经理王问樵,其妻为怨鬼所缠,辗转床褥,势甚危殆。鬼附其身,与人言欲追其命。王问曰:「汝何人?与彼何怨?」曰:「我名唐素贞,前世为彼所杀,故今欲取其命。」王曰:「我请龙华寺方丈性空老和尚度汝,何如?」曰:「彼不能度我,现龙华寺有一剌血书经之僧,若得彼超荐,可解我苦。」王至龙华寺访问,见师青年,甚异之,疑师不类,归询其妻曰:「我观此剌血书经僧犹少年耳,何性空老和尚反不若彼耶?」曰:「彼虽少年,世间名利之心已尽,其心清净,故能度我。性空老和尚道行虽高,然名利之心犹未忘,其心染污,故力弱不能度我。」王于是来请师代解其怨,师不得已应之。三日后,鬼又来附其妻曰:「我痛苦已减轻八九,汝若能介绍我皈依彼为弟子,不但此怨可解,感且不尽矣。」王复来请师。师请书其姓名,作一牌位于关房中,夜间以香一炷,三呼鬼名,为说三皈依,赐名通灵。夜梦一女,于座前礼拜无数。其后王妻病竟痊愈。王问樵以银币两万元供养师,师分文不受,全部转供龙华寺。

自王问樵妻事发生后,上海轰然,好异之士,纷来供养。龙华及法租界两寺亦来请任方丈。师不堪其扰,避往杭州花坞。花坞茅蓬极多,师厌其嚣,复避往台。未几,为人所知,善男信女,争往供养。师复返杭州,闭关灵隐寺。

未几,抗战事起,烽火蔓延,将及杭州。师于是经江西、道武汉,旋返成都,寓方德三居士家,继续书经。后以日机轰炸成都,中江李紫铭、向德彝居士迎师至中江供养,闭关柏妙山,继续剌血书经。终完宿愿,将《华严经》书成,凡八函,八十卷,字大如核桃。圆满之日,师复于佛前设大供养,再身燃灯若干盏,燃香若干炷。师因写经,数十年不食盐,惧损血色。致齿尽龋损,瘦骨支离,血液日枯。常以金针剌舌数十次,竟无点血。师于佛前,悲泣顶礼,恳求加被,泪沾襟袖。再起剌舌,始见血出,复恭敬书写。数年书经,皆屏息而书,呼吸皆转面它向,惧不恭也。

师自出家至此,苦行凡十七年。计拜经数十部,身燃灯数百盏,燃香数百炷,燃顶一次,燃心一次,燃指一个,剌血书经共数十部,割身肉饷病人者凡四次。含辛茹苦,九死一生,难行能行,难忍能忍,于近世僧人中实为罕见。

师夙仰西藏密乘,自是,遂结果苦行,专事密乘矣。初,宁玛派根桑活佛来蓉,师于根师受《大圆胜慧》灌顶。师复从噶居派贡嘎仁波切受《金刚亥母》、《上乐金刚》、《喜金刚》等灌顶,后蒙章加呼图克图开示,决意终生修持宁玛、噶居法要,从章师命也。师于中江,闭关修法,已证白宝藏王本尊。复由太虚大师函介,西度雪岭,往求密乘甚深密藏。

贡嘎山者,位于西康木雅乡。山麓贡嘎寺,寺主即贡嘎仁波切是也。师于成都,曾从贡师受法,至是亲来雪山,更沃法乳,并于贡嘎寺闭关潜修。



02.jpg
普钦法师和根桑活佛


贡嘎仁波切有师兄扎扎恳波上师,修《光明大手印》,崖居穴处,胁不至席者五十余年,早证法身。师于扎师处,昼夜精勤,废寝忘食,终证大手印本体,得扎师印可。

师复于贡嘎寺闭黑关,修《大圆胜慧黑瑜伽》。此法为贡师不共密传。师出关后,以关中所证,求决于贡师,贡师贺曰:「汝今证此,今生未虚度矣。异日汝弟子中,成就者六人,出家者三,在家者三。」


02.jpg
普钦法师的弟子们


萨迦寺日古吻波活佛,有《上师海空行海法要》,为萨迦派不传之秘。根桑活佛求亦未得,归谓师曰:「以汝苦行功德,往求必允。我代汝翻译,庶可得闻此法。」师遂往求焉。日古吻波活佛是夕入甚深三昧,观其缘起,遂允传法。根师以代翻译故,亦得此殊胜密传。

师前后数度入康,共受大小灌顶一千余次,深入宁玛噶居堂奥。汉人入藏得法之富,无过师者。旋返重庆,住李紫铭居士家,整理法本。

师旋往南江云顶山,闭关六载。一九四九年,贡师自渝经成都返康,师亦来会,复随师至贡嘎山闭关。

一九五一年,解放军进军西藏,贡嘎山解放后,师旋返成都,拟学中医以应世。次岁,师即于文圣街莲宗院,悬壶应诊;病者虽沉疴宿疾,应手辄愈。寻迁居祠堂街,病者纷集,门庭若市。成都市卫生协会成立中医医院,延师任主任医师,病者挂号,争求师诊治,尝一日诊三百号,破成都应诊最高记录。

一九五九年,师忽将一生所有法本、经像法器,及血书《华严经》等,寄北京中国佛教协会,装释迦牟尼佛舍利塔藏,身边不存一物,弟子等疑而问焉。师曰:「明年我将去矣。」弟子等惊询师何故欲去。师曰:「我此生本拟求证密乘报身成就,然我昔年苦行,将色身毁损太过,欲证不死成就,必须转世换形。现弘法利生之缘亦不具,久稽于此,于人于己,两俱无益,故不如早去。」弟子等复叩问师去当在何时?师曰:「我意在明年三月,最迟亦不过冬月必去。」

05.jpg
前排右普钦法师 前排中王德生居士 前排左王少湖居士 后排右王治平(本文作者)后排左张纯


一九六零年,三月初九日,师学医弟子萧茂兰至师寓,见师独坐床上,呼师不应,礼师亦不答,萧异之,近视师六脉俱无,萧大惊,急呼师弟子唐妙衷,共舁师至第一人民医院。次日,竟奄然示寂。身柔顶暖,面色如生,世寿五十又五云。

师灭后,于成都近慈寺茶毗,烟焰升空,如五彩云,骨灰呈五色,顶骨一块五色分明。后弟子唐妙衷负师骨至五台,厝于广济茅蓬普同塔内。赞曰:

「迹示头陀,果证金刚。出世大雄,入世医王。

罗什吞针,南华丧我。花生枯木,莲开烈火。」

附录:普钦法师碑文

舍身三宝,大悲十愿,雪山证道,人间医王。

近世之至人,有行于此,为僧伽之楷模,众生之导师者,其惟我普钦法师乎?

法师俗姓潘氏,讳荣尧,法号佛圆,愿名大觉,于公元一九零五年生于蜀中隆昌县盘龙镇之书香世家。法师自幼超凡绝尘,不乐俗事,志求解脱。年甫十七,即离家至峨嵋山之雷音寺,依止大明和尚出家。翌年于新都宝光寺,从贯一律师受具足戒。法师有感于诸佛世尊,皆由苦行而入,遂发心每月以肉身燃香及灯,以此功德,上供十方如来,下济六道众生。每日礼拜大乘方广等经典,以消除夙业。并刺舌净血,书写经典。

一九二七年,法师至成都就医。时圣钦老和尚掌管四川佛教会,聘法师为四川佛教会书记。逮法师自觉其疾稍瘳,遂发心北朝五台,礼觐文殊,于清凉山之东台,亲睹文殊菩萨庄严妙相。其后,法师又行足江南。朝九华,礼普陀,于宁波拜阿育王舍利塔,以双臂燃灯供养舍利,复燃一指,以供三宝。至宁波观宗寺,从谛闲和尚学天台四教。太虚法师知法师勇猛苦行,深致器重,延法师就读于闽南佛学院。后住锡于上海龙华寺,发誓刺净血书写华严经。后遇障碍,深感宿业深重,致使今生道缘不具,决意舍身,以供三宝,并于佛前发十大宏愿。一九三五年阴历六月十九日,法师于佛寺大殿内,燃心供佛。胸前肉尽,五脏洞然。医师断言已死,竟死而复苏。后于龙华寺内,闭关刺血写经。抗战事起,法师返川,值日寇轰炸成都,遂至中江,终成宿愿,书成华严经,凡八函,八十一卷。

法师夙仰藏地密乘。在蓉时,曾师事宁玛派根桑活佛及噶举派贡噶仁波切,后蒙章嘉呼图克图开示,遂决意终身修持宁玛、噶举法要。法师数度赴西康求法,于贡噶寺闭关潜修,得贡噶仁波切、扎扎恳波上师、日古吻波活佛授法,深得宁玛、噶举之精要。自康返渝,整理法本,旋即往南江之云顶山,闭关六载。一九四九年,贡噶仁波切自渝返蓉,法师即来相会,并随之再往贡噶山闭关。

一九五一年,法师返蓉,攻读医学以济世。先后于文圣街莲宗院及祠堂街悬壶应诊,患者纷至,门庭若市。

一九六零年三月初十日,法师奄然示寂,身柔顶暖,面色如生,世寿五十有五。荼毗时,烟焰升空,如五彩云,骨灰呈五色,顶骨一块,五色分明。弟子负遗骨至五台,厝于广济茅蓬普同塔内。

赞曰:「迹示头陀,果证金刚。出世大雄,人间医王。罗什吞针,南华丧我。花生枯木,莲开烈火。」


释宗通、释昌臻率仁寿县众三宝弟子敬立

文章来源:佛教正法中心  http://www.tbdchq.org/menu.php?cat=detail&id=1217656811

顶一下
踩一下
Top